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庭乱伦 > 我和公公的故事

2020-07-05 02:44:40


夏天的夜晚也是炎热的,欧阳雄电视也没有心情看了。儿媳忙好家务活后,跟他打了声招呼就溜进房间去了,让欧阳雄很不习惯,儿子没回来前都是儿媳陪着他看电视的,跟美女儿媳一起评时事、说八卦、聊聊偶像剧,是多么令人愉快的事,尤其是儿媳偶尔穿着很清凉。
  那短短的睡裙而露出的雪白大腿,细吊带衬衣下那深深的雪白的乳沟,那半透明的衣衫下,隐隐约约看看到那性感的文胸,甚至,那可爱的小内裤都能看得到些许痕迹。这些撩人的穿着,让怕热的欧阳雄感觉像吃了冰淇淋一样凉爽。
  而陈娇雪因为以前在家都是这样穿着,有时候天气太热,还只是穿着三点式在家里晃。公公来了后,自然不敢那样穿,怕被公公骂,但这几天了解下来,陈娇雪才发现公公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思想也不古板,有时候还跟她讨论那些T台走秀的名模的身材三围。要知道,陈娇雪本人可是个业余模特呢!所以后来也自然了起来,对于她来说,女人的魅力就是用来展现的。
  公公有时候偷瞄的眼光都让陈娇雪对自己的身材暗自得意,用她的话来说,就是老少通杀。欧阳雄自然清楚这小俩口干什么去了,年轻人嘛,小别胜新婚。
  只是他还是有些淡淡的嫉妒儿子的艳福,想想他年轻时都是父母之命,而老婆也是平凡之极。想想儿子等下的风流快活,再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,无奈地叹了口气,无精打采的回房间睡觉去了,年纪来了,不能像年轻人那样熬夜了,早睡对身体很重要。
  在刚想进入房间时,眼光一扫过儿子的卧室,却意外地发现门居然是半开着的。欧阳雄寻思着:「难道儿子儿媳他们办那种事都是不关门的?」他脑子里想起了日本毛片中那公公偷看儿子儿媳XX的场景,不禁有些心笃意乱。
  「难道我也有那个眼福?」欧阳雄轻轻的走过去,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探了探头:「嗯,怎么没人?」儿子儿媳那青春扬逸的肉搏战并没有看到,让他非常失望。这时,不远处的浴室传来说话声,欧阳雄恍然大悟,原来他们正在洗鸳鸯浴啊!欧阳雄走进去,来到了那张铺着白色床罩的大床前,大床的上面是儿子儿媳的结婚照,照片上儿子英俊潇洒,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;旁边的儿媳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,小鸟依人的靠在儿子肩上,一脸的幸福。
  床上,凌乱的扔着几件衣服。欧阳雄拿起一件轻如无物的黑色丝袜,放在鼻尖嗅了嗅,一股清香直渗心扉。欧阳雄有时候都觉得奇怪,那巴掌大的小内裤,还有手上这么点的裤袜,儿媳是怎么穿上去。儿媳的屁股他摸过,并不小啊!难道女人真的是水做的,那么的柔弱无骨吗?
  这时候,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,打断了欧阳雄的臆想。他想出去,又觉得不妥,等下怎么跟他们解释他来这里干什么?找他们聊天?别开玩笑了。
  脚步越来越近,欧阳雄也慌了神,四周看了一下,都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。他眼光突然看到大床,鬼使神差的居然撩起垂下的床罩,钻进了大床底下,这才舒了口气。而儿子他们也在欧阳雄刚钻进床底后才踏入了卧室,不过相差几秒钟而已。
  欧阳光明拉着老婆的手,有说有笑的走进了房间。陈娇雪只是围着大浴巾,她坐在床上,用一条干毛巾仔细地擦着头上的湿发。欧阳光明拿出了一个衣袋,有些神秘的对着老婆说:「老婆,你看,我给你买了什么东西。」陈娇雪笑着一把抢过袋子,说:「是什么东西?我看看。」陈娇雪把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床上,蓝色的空姐制服装、白色的护士装,还有红色的兔子装等等,看得陈娇雪目瞪口呆。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张牙舞爪的朝欧阳光明扑过去:「你这个大色狼,就知道买这些东西吗?」欧阳光明讪讪的笑了笑,搂住扑过来的老婆,有些哀求的说:「我的好老婆,你就穿给老公我看看行不行啊?看看我老婆穿上去是不是更性感漂亮了。我好想看啊,你就行行好吧!」陈娇雪看着在那里装小可怜的老公,不禁「噗哧」一笑,食指点了点欧阳光明的额头,说:「你呀你,不知道怎么说你了。好吧,如你所愿,不过,你得闭上眼睛,等我穿好了你才能睁开眼睛,要不我就不穿了。」欧阳光明举起手,投降道:「好好好,我不看,你换吧!」说完面向大墙,闭上眼睛,陈娇雪这才抖抖嗖嗖的换起了衣服。床下的欧阳雄听到儿子和儿媳的对话,也不禁心痒痒起来,他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黑暗的环境,看能不能看到外面的光明。他把床罩微微的挑了一点,那对面衣柜的落地镜让他喜出忘外,因为这个镜子刚好可以反射到房间的大部份的景像,心想:「儿子,你想独乐乐啊?没门,大家众乐乐吧!」陈娇雪挑了套蓝色的空姐制服,穿好后对自己左看看右看看,才满意的说:「好了,你可以转过来看啦!
  欧阳光明听了这句话,急不可待的转过身来,眼前的美景让他不禁呼吸急促起来,两眼都成红桃心了。只见陈娇雪亭亭立立的站着,一顶蓝色的帽子把那一头青丝包裹在里面,身上穿着一件紧身蓝色衬衫,把丰满的双乳束缚的更突出;胸襟处微微敞开着,一小半的雪白半圆弧线的乳沟若隐若现,洁白的玉脖上,打着一条蓝色丝巾。而衬衫的下摆,被陈娇雪刻意的打起个结,所以露出了那如雪的肌肤下的小巧玲珑的肚脐眼。下身则是穿着一条超短蓝色紧身迷你裙,而下面就是被黑色丝袜的包裹的修长玉腿,显得那样的高挑性感;而在屁股后面,居然别出心裁的开了个桃心小洞,刚好被上那弯曲的屁股沟的弧线,像一个粉嫩多汁的水蜜桃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  毕竟这不是真正的空姐制服,在设计方面都是突出女人的性感与诱惑,而陈娇雪无疑就是那个最优秀的扮演者,把女人的妩媚与性感而又不失端庄的仪态,演示得淋漓尽至。欧阳光明不知道原来穿着空姐制服是多么的诱惑,而欧阳雄也通过镜子看得清清楚楚,胯下的阴茎翘得高高,忍不住悄悄用手握住自己的昂扬之物,缓缓地撸动着。而欧阳光明更是不堪,眼中充满浓浓的欲火,只想把陈娇雪焚烧殆尽。
  陈娇雪两条修长大腿交叉在一起,把帽子摘下挂在右手食指上,轻轻的转动着,巧笑嫣然的说:「怎么样,好看吗?老公。」欧阳光明吞了吞口水,说:「好看,太好看了,简直就是为老婆你量身定做的啊!好性感啊!如果你真的去做空姐,那飞机都飞不起来了。呵呵!」陈娇雪缓缓地踩着猫步,把帽子甩到一边,来到欧阳光明面前,左手搭在欧阳光明的肩膀上,右手食指则是轻轻在其胸膛上划着一个又一个的圆圈,充满诱惑的声音说:「真的那么好看吗?那你有没有什么奖励没有?嗯?」欧阳看着挑逗自己的老婆,再也忍不住心内燃烧的欲望,他猛地拦腰抱起陈娇雪,向大床走去。陈娇雪被老公这么一抱,「啊」的惊呼一声,双手急忙搂住老公的脖子。

  欧阳光明把老婆抛在床上,而陈娇雪因为横卧着,那紧身的迷你裙又向上缩了缩,连白色的小内裤都露出了一些,看得欧阳光明更是兴奋不已,他像狼一样的发出一声低吼,猛地扑上老婆那性感诱人的娇躯。
  欧阳雄很郁闷了,他在床底下,上面儿子儿媳妇就要开始肉搏战了,对他来说,是一种煎熬。而他从镜子看到床上的角度,也只是儿子那毛绒绒的大腿和儿媳白嫩的大腿,正点部位就看不到了,因为儿媳是被儿子压着的。
  上面传来「巴叽、巴叽」的声音,还有儿媳那淡淡的呻吟,欧阳雄凭声音就判断出,儿子肯定是在吃儿媳妇那对豪乳。儿媳那对玉乳他也摸过,真是太极品了,浑圆饱满,摸起来柔软而富有弹性,那红枣般的乳头,都让他垂涎欲滴。只是可惜,在上面翻云覆雨的不是他,而是他的儿子。
  「如果现在上面的男人换成是我,那该多性福啊,我要让她尝尝我这把老枪的厉害。」欧阳雄在意淫着。
  「噗」,一件蓝色衬衣掉了下来,接着,又一条裙子被扔了下去,然后,文胸、内裤,接二连三的散落在床下。而床上的陈娇雪已然不丝寸缕,被欧阳光明剥成了小白羊,那沉鱼落雁的容颜,高挺的雪乳上,两颗红枣在空气中慢慢硬挺起来,右腿微微弓起,而一只邪恶的大手正在大腿内来回摩挲着,偶尔还划过那粉嫩的私处,引得陈娇雪微微颤抖,圆润的屁股不禁往上挺了挺,好像在渴望着什么。
  而陈娇雪已经是媚眼如丝、满脸潮红,那洁白如玉的身子已经慢慢地成为粉色,这是她动情的表现。她微微娇喘着,抱着埋在她双乳间吸吮的老公的头,有些迷乱的说:「嗯……老公,别……别吸了,来干我吧,小妹妹好痒了……快来吧,我受不了了……」也怪不得陈娇雪会如此反应,身怀名器白虎的她,性欲是别人的好多倍,也特别的敏感。而且欧阳光明出差了十几天,她的性欲得不到满足,只好压抑着,而欧阳光明回来后,欲望便如潮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。
  床下的欧阳雄忍受着上面的颠簸,他也很兴奋。他的手上,赫然握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,就是那条很悲催的小内裤,它刚好就掉在床底边上,被欧阳雄看到了,一只手指头慢慢地伸出去,勾住内裤的一个角,慢慢地,慢慢地,拖进了床底里面。
  当然,床上的那两位可是毫无察觉的,在这关头,谁会去关心掉在地上的小内裤呢?欧阳雄捧着这个意外之喜,把鼻子埋在里面,深深的呼吸着那醉人的香味。可能是儿媳洗好澡刚换的内裤,所以上面没有尿味,但却有一股淡淡的香。
  欧阳雄知道那是女人香,有的女人天生就有着香味,虽然也有不同的,但绝不是香水的味道。这种味道就像催情剂,让人激情膨湃。欧阳雄把小内裤按在他勃起的阳具上,激动的撸动着。儿媳的肉吃不到,我喝点残汤总可以吧?
  床上的夫妻俩却发生了意外,欧阳光明把老婆的玉腿架在肩上,发亮硬挺的阴茎对准了粉嫩的阴唇,那私处已经泛滥成灾。他握住阴茎用龟头摩擦了几下那水嫩的阴唇,沾了沾上面的淫水,腰一挺,「噗嗤」一声插了进去。陈娇雪感觉到一根火热的棍子插入了自己那空虚寂寞多时的小穴,那粗涨的阳具把她的阴道充实得满满的,让她「啊」的一声,双手紧抓着床单,舒服的叫了起来。
  但是就这一下,体内那棍子突然涨得更大,欧阳光明满脸通红,浑身颤抖几下,快速的抽插几下就趴在老婆身上一动不动了。一会儿他才懊恼的说:「唉,还是不行啊,就插这么一下,这么快就射了,身体还是没完全调理好啊!老婆,对不起。」床下的欧阳雄愣了愣,儿子有早泄这个毛病?原来,欧阳光明在结婚后一时太放纵性生活,虽然后来调养了身子,但还是伤了点元气,得了早泄这个毛病。这次他出国除了出差之外,顺便也去找国外的医生求医问药。
  毕竟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而自己却不能大展雄风,是多么的令人沮丧。
  陈娇雪虽然满身欲望得不到满足,但她还是强忍欲望,虽然她很想把这个银枪蜡烛头的男人踢下床去,性欲起来了却得不到满足的女人同样是可怕的,尤其是身怀名器的她。
  但她看到老公那懊恼惭愧的样子,心又一软,只好幽幽一叹,言不由衷的反抱着老公,安慰着说:「老公,你刚才那一枪好厉害,我好舒服的。没事,你会好起来的,我还等着你来征服我呢!欧阳光明看着善解人意的老婆,感动的搂着说:「老婆,你真好,我爱你。我会好好爱你一辈子。」陈娇雪把头埋在老公胸前,闷闷的说:「老公,我也爱你。」心里却是叹了叹气:「什么时候我才能享受那完美的性爱啊?我真的真的好想要啊!」欧阳光明探手往床柜里取出一盒胶囊,倒了一杯水仰头喝下,有些自惭的对陈娇雪说:「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,听说很有疗效,就买来试试。可惜,西药的副作用很大,吃了就很困,很想睡觉。」陈娇雪关心的说:「副作用大那就别吃吧!我们还是看中医好,虽然不能立竿见影,但也很有效果的。」欧阳光明把玩着老婆胸前的玉兔,笑着说:「但你老公等不及了啊!放着你这个大美人却不能享用,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!」欧阳光明打了个哈欠,有些睡意的说:「看,这药效就是来得快,我有点想睡觉了。」陈娇雪亲了老公一下,柔声说道:「那睡吧,一切都会好的。我可不喜欢裸睡,我下去穿件内裤吧!」床底下的欧阳雄听到一下子慌了神,手里拿着儿媳的内裤,还藏在他们的床底下,这等下要怎么解释?怎么解释都没用的。怎么办?怎么办……欧阳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。陈娇雪满怀心事的下了床,心里想着:「唉!等一下又得自己用手解决了。我不要这样,我要热呼呼的大肉棒,大肉棒啊!」陈娇雪饥渴的想着。 她往床下一扫,嗯,内裤怎么不见了?她左右看了一下,没有看到,难道在床底下?她也没多想,就跪着膝,撩起了床罩。欧阳雄看到一双洁白的双足踩在地板上,那玉足是多么的精致,让人想捧在怀里细细把玩。接着,床罩被撩了起来,那还泛红的绝色容颜,还有那因为趴着而下垂的玉乳,随着儿媳的动作而轻微晃动着。美人美景,但欧阳雄已无心观赏,他只是尴尬的把手中的内裤递给儿媳,一边拼命的向儿媳摇手,暗示她不要让儿子发觉。

  陈娇雪撩起床罩,却没想到里面还有个人,一时吓了一跳,惊呼起来。定神一看,原来是公公,他满脸通红,一脸尴尬的拿着自己的内裤,在那里拼命的摇着手。
  床上的欧阳光明扭头过来问:「老婆,怎么啦?」陈娇雪心思急转一下,她一把扯过小内裤,放下床罩,假装抚摸着额头说:「刚才没注意,拿内裤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头了。没事啦,你快睡吧!」说完爬上了床,和欧阳光明并排睡在一起。她被公公惊吓而急速跳动的心才稍微平静下来,想着:「公公他怎么会在房间里?还躲在床底下!难道他一直都心怀不轨,专门来偷看我和老公XX?啊,好羞人,刚才都被公公给看光了啊,还有刚才和老公做的事都被他知道了。刚才我应该喊人的,但我为什么没喊呢?他是我的公公,老公的父亲,家和万事兴!如果被老公知道了,以后大家都会尴尬的,甚至还有更不愉快的事情发生,我可不想看到老公和公公反目。」其实,陈娇雪看到公公在床底向她摇手那狼狈的样子,让她下意识的圆起了谎。也可能是公公平时对她很关心爱护,所以她不想看到家不和的那一幕,又或者,还有什么别的原因,总之,欧阳雄这一关算是侥幸的过去了。欧阳光明「啪」的一下把房里的灯灭了,对着老婆说:「睡吧,晚安。」陈娇雪「嗯」了一声,想着公公还躲在床底下,心里总觉得很异样,有些冷却的身子又有些滚烫着。欧阳雄看着黑暗的周围,他暗自舒了一口气,对儿媳更是暗暗感激。他在等儿子熟睡了才敢偷偷的溜出去。
  陈娇雪却怎么也睡不着,公公还躲在下面了,「啊,刚才他手上拿着我的内裤,不会是用它来做那种事吧?」她想到自己身上穿的小内裤有可能被公公自慰过,身子更加滚烫了:「公公,他应该很喜欢喜欢我的吧?他的那个东西应该很大吧?不知道还能用不?」陈娇雪一想到肉棒,不禁嘤咛一声,私处不禁又流出了些湿湿的液体出来,手忍不住探进内裤里,慢慢抚摸着阴唇。慢慢地,内裤里的玉手动作越来越大,陈娇雪干脆抬起屁股,把刚穿上的内裤脱下来,全身一丝不缕,侧身弓着身子,咬着那红艳的嘴唇,一下一下的探进了身体。想着公公在下面,而自己就在上面自慰,异样的刺激让她的情欲一下如山洪爆发了。
  手,还是取代不了那又热又硬的大肉棒啊!陈娇雪媚眼如丝,发情的女人其实和发情的男人都一个样,都要发泄,当欲望冲昏了头脑时,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,无疑,陈娇雪就是这么个女人,她已经被欲望战胜了理智。她看着渐渐打起呼噜的老??公,心中闪过一个大胆疯狂的想法,她往床柜里掏出了一个安全套,悄悄的滑下床,钻进了床底下。欧阳雄正琢磨着怎样出去,突然,黑暗中一具火热的娇躯溜了进来,搂住了欧阳雄的身子。一股吐气如兰的气息,在欧阳雄耳边轻声说:「爸,爱我。」欧阳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感觉好像在做梦,怀里的儿媳正躺在自己的胸前,而儿媳的那句「爱我」,这一刻,他觉得好幸福。他紧紧地搂住儿媳的娇躯,虽然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但欧阳雄还是准确的吻住那柔软的红唇,和那条丁香小舌缠绵着,吸吮那甜蜜的芳香。大手则是在那挺翘充满弹性的屁股上来回抚摸,感受着那圆润的弧度,另一只大手则攀上儿媳高耸的玉峰,揉捏着那凸起的乳头。
  他紧紧地搂住这性感诱人的尤物,仿佛想把这柔弱无骨的娇躯揉进体内。他的嘴慢慢地往下吻,从脖子一直来到那乳峰上,舔着、轻咬着……那淡淡的奶香味让欧阳雄觉得,这是妈妈妈的味道。大手从臀部来到了大腿内侧,当覆盖上那女人最私密的地方时,赫然发现已经湿漉漉了。
  欧阳雄笑很邪恶,他滑到儿媳下面,把儿媳的双腿向外张开,头一埋,扎到儿媳的私处,伸出舌头在那粉嫩无毛的阴唇上轻轻的舔着,女人发情流出来的液体都有一股骚味,只是儿媳却没有那么浓,只是淡淡的,让人不觉得恶心。他干脆把嘴堵住了整个阴唇,吸琢里面的琼浆玉液,对于好多年没舔过阴的欧阳雄来说,的确是这样。陈娇雪被公公这么一吸,双腿不禁往里一夹,把公公的头夹在里面,双手则插入公公那浓密的头发中,无意识的摸着。嘴唇轻咬着,不让自己的呻吟声发出来,只是屁股微微的一次又一次的往上抬,配合着公公的魔舌,让他的舌头更深入一点。欧阳雄很卖力,他细细的在那勃起的阴蒂上舔着,偶尔,像蛇的舌头一样呼的一下探进阴道里,探索那幽深的蜜境,每当这个时候,儿媳就会绷紧全身,双手紧紧地扯住他的头发。
  欧阳雄很得意,儿媳的G点被他给发掘出来了,因为这动作才运作了几下,舌头就被那柔软的嫩肉紧张收缩的包裹着。接着,一小股液体喷了出来,他张开嘴,把它全部喝了下去,「听说女人的阴液能壮阳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」欧阳雄想着。
  欧阳雄已经忍受不了了,他想提枪上马,但还是有些忌讳:「她可是自己的儿媳妇,儿子的老婆,未来孙子的妈妈,这样上了会不会遭雷劈?如果不小心有了,那她以后生下来的孩子是叫我爸爸还是叫爷爷?对儿子叫爸爸还是哥哥?」这关系可真够乱的啊!
  但这种禁忌的诱惑,却让他更加兴奋,他压在儿媳身上,胯下巨挺顶在儿媳的小腹上,在儿媳耳边欲擒故纵的轻声说道:「小雪,要不我们适可而止吧,我们这样下去可是乱伦啊!」陈娇雪已经是意乱情迷,这种禁忌的刺激已经把她的理智淹没,剩下的,只是动物的本能,那就是交配。她怎能忍受那一而再、再而三半途而废的高潮?她迫切的想体验那种飞仙般的快乐。她往下握住那顶在自己小腹上的凶器,才发现公公的凶器是那么的粗大,那么的坚硬,而且还比老公的长,一想到等下要被这根巨物贯穿体内,填满她空虚的蜜穴,身上兴奋的颤抖着。欧阳雄昂扬的阳具被儿媳的小手这么一握,全身如电流通过,舒服的喘了口气。
  陈娇雪费力地摸出放在旁边的安全套,有些颤抖的对压在她身上的公公的耳边轻声的说:「爸,我要,我要你的大**干我。来干我吧,小雪我受不了了,你儿子不行,你就满足我的欲望吧!」欧阳雄淫笑的挑逗着:「但我们是公媳啊,这样做是乱伦啊?你不怕下地狱吗?」陈娇雪喃喃地说:「下地狱?下地狱就下地狱吧!不管那么多了。在这黑暗里,我们谁也看不见谁,你不把我当儿媳,我不把你当公公,不就行了吗?」陈娇雪有些自欺欺人。

  她把安全套摸索着套在公公的阴茎上,欲火焚身的说:「爸,来吧,戴套就不算乱伦了,至少有个塑料膜隔着。」欧阳雄把安全套戴好,儿媳的「戴套不算乱伦」这句话,彻底地把他所有的顾忌和道德伦理抛出九霄云外。他依稀记得,有段新闻说的是一个女老师被一个官员强奸了,报案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居然说戴套不算强奸的牛语而舆论大哗。儿媳把这段话套用在乱伦上,真是神来之笔,让公媳之间的淫乱找到了彼此接受的共同点。
  欧阳雄喘了口气,缓解一下兴奋的神经。他知道,太兴奋的话,等一下会快速缴枪弃械的,这是他这几十年来的性经验。而且难得在这个美艳性感的儿媳妇身上驰骋,他当然得好好表现一下他的男性雄风,以后,日子还长着呢!他把儿媳的两条长腿环在自己的腰上,握住阴茎顶在那水嫩多汁的蜜穴上,趴在儿媳的身上,轻咬着她的耳朵含糊的说:「小雪,我的好儿媳,公公我来了哦!」说完,腰一挺,火热坚硬的阳具随即深深的捅进儿媳的体内。
  陈娇雪舒服死了,她双腿紧紧地夹住公公的腰,双手紧抱着公公的背部,呼吸变得很急促,双眼已然迷离起来:「嗯……好粗,好涨,好长,好舒服啊!」欧阳雄刚开始只是缓缓地抽插着,毕竟是第一次光临,还不是很清楚里面的底细,孙子兵法曰:「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」嘛!只是感觉儿媳的阴道很湿热,周围的嫩肉把他的肉棒挤压得紧紧的,虽然淫液很多,但推进抽出还是有些阻力的,而且那嫩肉是一层环着一层,每推进一些,就好像又有另一层肉包裹着;而抽出来,却感觉里面有股吸力在吸取他的马眼,不让他轻易脱身。还好欧阳雄经验丰富,马上调节好自己的节奏,换成年青人,肯定是一泄千里。欧阳雄啧啧称奇,名器就是名器,果然与众不同啊!而陈娇雪随着公公的抽插,在交合处的淫水是越来越多,她感觉到,自己现在已经站在云端上翩翩起舞,一群白天鹅在她周围飞来飞去,她好开心好开心。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,好像身上有些压抑很久的热气随着毛孔蒸发出去,全身都成粉色的了,还散发出淡淡的香味。
  欧阳雄不禁暗呼儿媳太极品了。他已经慢慢地习惯了儿媳的蜜穴,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快,阳具在儿媳体内进进出出,每次出来都会带出一点水渍,而阴道最外面的一些嫩肉也会随着肉棒的出去而黏着出去,好像是怕这带给她快乐的小弟弟不要她了似的紧紧地跟着它,而肉棒挺进去,也跟着溜了进去。可惜,这个床底下空间小了点,只能男上女下和侧插,其它的性交姿势就不能做了,要不然欧阳雄还想把他十八般武艺统统用在这娇俏的儿媳身上呢!但又想着,儿子在上面睡觉,而自己却在床底下干这性感的儿媳妇,儿子的老婆,那禁忌的快感让他的肉棒涨得更粗更大了。而陈娇雪被体内那突然涨大的肉棒刺激着,全身都开始紧绷起来,圆润的十个脚趾头挺得直直的,屁股不由自主地拼命往上抬,迎合着公公阴茎的入侵。脸上已是潮红如血,交合处更是滴水涟琏,随着肉棒的抽插,不时有些「哧哧」的轻微水声,整个床底都弥漫着淡淡的淫靡味道。
  陈娇雪快乐得想大叫,但她不敢,上面睡着自己的老公,而自己却和公公在床底下进行着苟合之事。但是这种禁忌的刺激却让她的感官更胜一层楼,体验到从未有过的感觉,她咬紧嘴巴,不让呻吟的浪叫声发出来,只是紧搂着公公壮实的腰,一下又一下的帮着公公往下压,让公公的肉棒能更深的插入自己体内。
  欧阳雄一边干着儿媳妇,一只手也忙着揉捏儿媳高耸的乳峰,而嘴里也含着另一只玉乳,那洁白的双乳都留下了他的唇印和口水。就在公媳俩浑然忘我的肉搏正激战到畅快淋漓的时候,一阵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在这黑暗宁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。这铃声,也惊醒了正在颠凰倒凤的公媳俩,让激情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。
  欧阳雄只冀望,那只是个骚扰电话,会马上停止的。而陈娇雪则很纠结,郁闷的想着怎么就没关手机呢?大煞风景啊!欧阳雄的肉棒还插在儿媳体内,他在儿媳耳边摩挲着圆润的耳垂,悄声说:「怎么办?要不,你爬出去关掉手机?」陈娇雪摇摇头,她刚玩得性起,怎么能离开那舒服的大肉棒呢?她搂住公公的脖子,屁股轻轻的扭动起来,用动作来表示她的想法。欧阳雄知道了儿媳的意思,又开始律动起来,可只是挺动了几下又一动不动了。
  原来是床上发出了响声,欧阳光明被急促连续的铃声给吵醒,他蒙着头,伸手往床柜胡乱抓了几下,想拿放在上面的手机,没想到却把手机给碰到了地上。手机掉在地上后还是在不停地叫着,欧阳光明嘟囔了几句,醉眼朦胧的下了床,捡起手机与对方交谈了几句才挂上手机。当陈娇雪看到老公起来捡手机的时候,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。因为那手机就在床底的边上,只要老公撩起床罩,或者只要再往下??朝床罩下边里瞅一下,那她和公公的奸情就会被曝光,她要用什么脸面去对待老公呢?偏偏,公公却在这时候不老实了起来,他看到儿子就在不远处,也就一米的距离,但他却抱着儿媳妇,就在儿子的边上狠狠地干着他老婆,而儿子还毫无知觉,不知道他心爱的老婆,就在他旁边被他最亲爱的父亲蹂躏着、征服着。
  陈娇雪觉得公公的肉棒突然变得更粗了,动作也起伏得更快,她被公公干得欲仙欲死,蜜穴的嫩肉也越缩越紧,她使劲用手掐着公公背部的肌肉,不知道是想公公更用力地干她,还是想让公公停止一下,免得被老公察觉。但随着公公肉棒快速抽插而产生的快感如波涛汹涌的来临时,她再也忍不住了,紧紧地搂住公公,全身直颤,她狠狠地咬在公公宽阔的肩膀上,体内的蜜汁如同山洪暴发,一股一股的冲击在公公火热的龟头上,再顺着粗长的肉棒流出体外,把屁股都沾湿了。
  欧阳雄双手紧紧地抓住儿媳那两瓣富有弹性的屁股,胯下的肉棒死命地撞击着儿媳的蜜穴,仿佛要把这好多年没发泄的欲望,通通的在儿媳身上发泄着、征服着。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

家庭乱伦
点击:12906-2902:28母女双收1
点击:10706-1902:06哥哥只能对不起
点击:7509-2521:11娇妻绿我心3
点击:17706-1802:17发情的妈妈
点击:37107-0502:47和丰满姐姐间的乱伦
点击:10209-2521:17房东春辉因果报应1
点击:32207-0303:35父子换妻记1
点击:30109-2521:20房东春辉因果报应2
点击:24706-2902:29上了穿丝袜的妈妈
点击:31107-0202:22射在表嫂的体内又名矜持的嫂子
点击:7509-2521:09娇妻绿我心2
点击:27907-2602:4712岁那年与表姐的一次亲密接触
点击:64107-0402: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
点击:28207-0502:42蜂腰臀翘的岳母1
点击:67007-0601:44操小姨子和她女儿
点击:52307-2602:48女儿的小穴
点击:22506-1802:16乡村暴操乱伦
点击:14209-1509:40我愛她,年輕豐滿的後媽
点击:9806-1802:19我和一对儿姐妹花2
点击:34507-0402:16甘愿被爸爸干的女儿
点击:24306-1401:47妈妈的奖励2
点击:41409-1509:30劫后母子情
点击:39308-0602:36从精神出轨,到肉体沦陷,娇妻陷入换妻泥潭的心路历程作者:闺房之乐
点击:17806-2902:31爱插穴家族
点击:57007-2602:49勇插奶奶,岳母和妈妈
点击:39207-0502:46公公泡儿媳
点击:44807-2901:20儿媳妇小可的故事儿子三峡工程忙,老爸扒灰精力旺
点击:28506-1502:13女友一家的乱伦1
点击:21006-1702:23母女穴洞的常客
点击:8709-2521:07娇妻绿我心1
我和公公的故事,人体肝脏结构总结图,人体肝脏解剖图,人体肝脏模型,人体肝脏内血管瘤是什么回事,人体肝脏排毒
人体肝脏结构总结图-饥渴少妇顺风车上玩车震 激情车震经历 吴梅最近换了个工作,刚去公司,时不时地需要加班。每次加到很晚,公交赶不上,人体肝脏结构总结图做顺风车车震。
TOP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