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庭乱伦 > 父子换妻记1

2020-07-03 03:35:02


「唉,今天又是吃这个 力强在饭桌旁坐下来,望著桌上的饭菜发著牢骚。 「不吃这吃什么?现在不比往日了,往后都要省著点。」丽苹从厨房裡走出来,嘴裡喃喃的唠叨著。 「妈,看您又来了,没您想的那么严重,明天我再去试试。」力强站起来,从妈妈的手裡接过饭碗。 「能找到当然是好,只是现在哪儿那么容易呀?唉  一个月前,力强所在的公司倒闭了,家裡的四口人都下了岗。妻子小芬刚谋了份扫大街的工作,每天起早贪晚的;爸爸为一个社区看门。这一家子,可真够苦的。 「妈,我回来了。」小芬拖著疲劳的身子坐在椅子上∶「力强,你找到工作了吗?」 「我到那家公司一看,原来他们是在家办公的,能成什么事?」力强拍著脑袋,懊恼的说道。 「你看你,现在还瞧不起人?」丽苹点著力强的脑袋∶「小芬不也是大学毕业吗?」 「吃著饭吵什么?在家裡也不得安静 刚到家就听到她们的闹声,怀叔发起脾气来。 小芬给公公搬过一把椅子∶「爸,您快休息会儿吧。」 怀叔坐了下来,心想∶还就是媳妇知道疼人,这些天可也真苦了她了。「小芬,今天累不累?」怀叔关怀的问道。 「没什么,我也习惯了,爸您先吃饭吧。」小芬给公公盛好饭放在桌上,一家人一边吃一边想著心事。 饭后,怀叔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,丽苹一边修剪著指甲,一边看电视∶「老张,街坊的二嫂一家又渡假去了。」 「嗯。」怀叔正看得上瘾,老婆的话根本没有听到。 「老张!就知道看报纸,也不学学人家。」丽苹不满起来。 「有什么好学的,还不是靠贪污来的钱,不乾淨。」 「哟哟哟 ;没人家那么大的本事就别说,你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你再看人家老任 丽苹越说越激昂起来。 怀叔也红了脸∶「你说什么,越来越过了,别以为别人怕你。哼!」怀叔重重的哼了一声,算做是警告。 「你脾气倒大了,天天这样,这日子怎么过?」丽苹抓过怀叔手中的报纸,用力的甩在地上。 「你 ;你 怀叔红了脸,站起身来,用手指著丽苹的脸。 「你打呀,打呀!反正这日子也没意思。呜 ;呜 丽苹用手掩著脸哭了起来。 「妈,怎么啦?」 「爸,您看您这是  小俩口衣衫不整的从裡屋出来,小芬的脸上还红扑扑的,儿子光著膀子走向母亲,媳妇则穿著睡衣走向公公。 「妈,您别哭了  「爸,您也是,发那么大火干什么?」 见儿子出来,丽苹心裡有了依靠∶「小强,妈 ;妈活够了 ;呜 掩著脸跑到卧室去了,「妈!妈!您 力强赶紧跟在妈妈的身后追了进去。 「唉!这个女人 怀叔歎著气坐了下来,由于生气,黑黑的脸膛上渗出了汗珠。「爸,看您生这么大的气,来我给您擦擦 小芬拿起手绢细心的为公公擦起来,轻薄的睡衣遮不住高耸的双峰,随著手的动作轻轻的晃动起来。 房间裡,丽苹扑在儿子的怀裡∶「小强,妈和你爸过够了,呜呜  「妈,妈,和爸那样的人别生气,别哭了啊!」力强抚摸著妈妈的头,小声的劝慰著。 儿子的体贴让丽苹更伤心了,用力地抱著儿子身体,尽情地发洩著心裡的苦处∶「小强,妈今后就指望你了,你可要争气呀!呜呜 随著身体的抽搐,力强只觉胸部一松一紧的,没想到妈妈的弹性这么好。 丽苹对穿著上是非常讲究的,裙子的料子非常柔软,母子间虽隔著裙子,但心好像贴在了一起。 「妈,有我在,您就不会受苦。」力强两手拍著妈妈的背部。 「嗯,小强,可得争气,嗯 丽苹在儿子的安慰下渐渐的平息下来,两手紧紧的抱著儿子,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和儿子贴这么近,他瘦弱的身子不禁让人心疼∶「小强,妈的好儿子,呜呜  「妈,没事了,别哭了啊。」力强的手自然的滑下去,碰到了丽苹的丰臀,「别哭了啊,再哭就打屁股了。」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拍了两下,这句话是力强小时候妈妈经常说的。 丽苹被儿子逗得破涕为笑∶「坏小强,连你也要来欺侮妈吗,妈打你还差不多。」说完,「啪啪」的打在力强的后面。 见妈妈没有责怪的意思,力强放心的把手放在妈妈的臀部,感受著那裡的圆润,「小时候您常打我,我还几下也不行吗?」力强伸开手指,捏住一掇臀肉。 「小 ;强,你 ;你干什么?」丽苹轻轻的嚷起来,在儿子怀裡的感觉让人不愿离开,屁股又被他抓住,身体渐渐的发软。 「妈。」 「嗯,快点放开 ;嗯 ;快点放手 嘴裡这么说,可身体却没有动的意思,这孩子都已经结婚了还和妈妈开玩笑,但又想不出这么做有什么不好。 力强发现妈妈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,而且身体渐渐的扭动,一股异样的感觉逐渐升起。 <strong>(二)  客厅裡,小芬也在细声的劝著∶「爸,妈天天在家裡闷著也会烦啊!」她给怀叔倒了杯水,在公公的对面坐下来。 怀叔对儿媳的话是言听计从,喝了口水,问道∶「那你说有什么办法?她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像她那种人,只会享受,又怕吃苦,哪裡会要她?」 「话不能那么说吧,我妈搞了这么多年舞蹈,让她教小孩子跳舞就可以呀,只是不知她做不做?」丽苹是一个很讲究的人,舒适的生活过惯了,让她放下架子还真不太容易。 「这也是个办法,还是你想的现实一些。」怀叔心裡一阵清爽,家裡还就这个儿媳妇省心,想到这儿,怀叔不由一笑,关心的问道∶「小芬啊,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,力强这孩子又不争气,真难为你了。」 看著公公关心的样子,小芬的心裡甜丝丝的,不由的细细的打量起来。公公的身体非常强壮,身体的上的肌肉显示著一股雄性的魅力,和力强瘦弱的身子比起来简值就是天上地下,「爸,我倒是没事儿,您可要注意身体呀,您看您的这裡都脱皮了。」小芬走到怀叔的跟前,用手指著他的肩膀。 「不碍事的,帮人家扛东西碰破了一点儿,明天就好了。」怀叔毫不在意的解释著。 小芬的睡裙很短,由于站得很近,两条光滑的大腿微微接触到公公的胳膊,尚未来得及扣好的胸部在两个大奶子的衝击下稍稍分开,坚挺的乳头随著呼吸一下一下的显露出来,看得怀叔侧过脸去。 「爸!我给您涂点药吧,明天就好了。」小芬一边说,一边到角橱裡找药。 「不用,就这么点儿小伤,真不碍事 嘴裡虽然这么说,心裡却是甜甜的。 小芬躬著腰在橱裡翻弄著,撅起的臀部撑开睡裙的下摆,一条佈满蕾丝的小内裤包裹著美臀,细细的带子陷入臀沟中间,白花花的臀肉随著小芬的动作弹动开来,弹动的怀叔一阵火热。 「我记得还有的,爸您知道药放哪裡了么 小芬扭过头,见到公公盯著自己的后面,脸不由的一红,「爸~~」小芬娇嗔的叫了一声。 「哦,哦,是在那个橱子裡,你再找找吧。」怀叔赶紧应道,老脸也有些不好意思了,低著头不敢再看。 见到公公害羞的样子,小芬的心裡竟怪怪的,不时的扭头看他的样子,既希望他能再看,又好像不愿他再看。怀叔的心裡也在挣扎,刚才的一幕已经使他勃起了。 药已经找到了,小芬却不想马上站起来,故意的把头往下探,屁股翘得再高一点儿,回头问了一句∶「爸,你看这个药行吗?」 「行 怀叔抬眼望来,只见小芬的圆臀几乎都露在了外面,大腿中间的地带是透明的,裡面红嫩的小穴依稀可辨。怀叔要说的话竟一下卡住,脸一下全红了。 公公的反应全看在了眼裡,小芬感到全身发热,公公是喜欢我吧?或者他只是想看看我的身体?想到这儿,把两条腿稍稍的分开,拿药的手一晃,屁股上下慢慢的动了两下∶「爸! ;您看用这个药行吗?」 「行啊,行啊,只要是你找的什么都行啊 ;呼 ;呼 见到媳妇诱人的身姿,怀叔的心裡乱乱的,只求能再多看上两眼。 公公的热烈反应让小芬也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,要看就让他看个够吧!小芬这么想著,索性把腰往下沉得更低,手不经意的放在屁股蛋上,红红的指甲慢慢的滑过臀沟,好像是给怀叔做导游一样的引路。 「小 ;芬,小芬呐,不 ;要,不要再找了 ;爸、爸 从未经受过这么刺激的场面,而对方又是自己的儿媳妇,怀叔感到自己快爆发了。 「爸,您怎么了?」小芬跑到怀叔的身前。 「我,没事 ;呼 ;呼 怀叔的手放在胸口处,大口的喘著气。小芬注意到他的裤子被顶起了一个包,看来公公在这方面还是很行的,「是不是胸不好受?我给您揉揉。」小芬说著,用手撩起怀叔的背心,雪白的手指按压在公公的胸膛上。 「这都是抽烟抽的,您以后少抽点儿烟。」小芬的手掌抚摸著公公的身体。 「嗯。」怀叔答应著,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。媳妇的小手按压得很舒服,她的大腿也紧贴著自己的膝盖,这样一来,下面反而涨得更大了。 公公的眼睛盯在自己的奶子上,他那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让小芬痒痒的,小芬的手渐渐的往下按摩著,每一压下手掌,怀叔就轻声的哼出来。 「爸,现在怎么样?」 「舒服多了,哦,小芬真好!」怀叔盯著媳妇的奶子,真心的表白著。 「哪好啊?」小芬挑逗的问出来。 「哪儿 ;都好!哦  公公红著脸的样子惹人爱怜,小芬的身子往前一趴,在怀叔的脑门上亲了一下∶「爸也好!」 「啊 ;别逗爸爸,啊,小芬 怀叔被弄的分不清东南西北,语无伦次了。 「格格格 ;格格格 小芬笑了起来。 「呼呼 ;呼呼呼 ;你 怀叔的肉棒已经雄起,只得把手先挡在裤裆上,在媳妇的面前出这么大的丑,他的脸更红了。 眼前的男人越发吸引自己,强壮的肌肉引得人想抚摸,和老公那瘦弱的身子比起来差上何止千万倍。小芬的心裡乱乱的,转身拿过药膏,屈起左腿把膝盖压在公公的大腿上∶「爸,我给你上药。」 ※※※※※ 卧室裡,母子俩还在搂抱著,丽苹的俏脸紧贴著儿子,「坏小强,先放开妈妈,不然妈就生气了。」说完,掐在儿子的大腿上。 妈妈起伏有致的身体比小芬要丰满许多,圆圆的大屁股摸起来也是舒服,力强放开捏弄的手,把手掌从后面插入到妈妈的大腿中间,往上一带,抠挖在丽苹的臀沟裡∶「妈,再让我抱会儿。」 丽苹不依的扭动,儿子的手指正好抵在屁眼上,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∶「你抱我干什么,你不是有小芬么?」 妈妈的话裡有一些醋意,化著浓妆的俏脸看起来很是诱人,力强更加大胆起来了,隔著裙子从后面攻击著妈妈的屁股,对著丽苹的耳朵说∶「小芬哪能和您比,妈多性感啊!」 儿子的话明显是性的挑逗,丽苹的心裡却没感到生气,一想到自己比小芬还性感,对儿子这样的年轻人还有诱惑力,反而有一点满足,但还是扭住力强的耳朵,假装生气的说∶「你这个坏孩子,再摸妈就告诉你爸。」 一听要告诉爸爸,力强还真的有些害怕,但见到妈妈的脸上满是高兴,哪有生气的影子,不由的心裡一阵欢喜,一下亲在妈妈的脸上,然后说∶「那您就告诉爸爸吧,就说我喜欢您。」 没想到儿子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,丽苹心裡一紧,莫非这孩子真的喜欢我的身体?同时也有此激动,小穴裡竟然流出了穴汁。 「你这孩子,再说就撕烂你的嘴!」丽苹的下身抵住儿子的肉棒,这孩子,还真的硬了。 力强感觉到妈妈的试探,妈妈的小腹好软啊!两手从后面抄起妈妈的大腿,一下抱了起来∶「妈就是撕烂我的嘴我也这么说,谁让你这么诱人。」 「小强 遭受到突然袭击的丽苹两手抱住儿子的头,丰肥的屁股一阵乱摆,大奶子挤压在儿子的脸上∶「快 ;快放我下来,快  力强的手指扫著妈妈的臀缝,脸蹭著丽苹的奶子,挑战的说∶「这回可不放手了,要不您还不真的告诉爸爸。」 凌空被儿子架住,身体的敏感部位都遭到他的侵袭,性的快感在全身弥漫,心裡倒真的是不想下来了,可一想到隔壁的老公和媳妇,丽苹求饶的说道∶「妈的好小强,放妈下来,妈不告诉你爸爸。」 「那您得告诉我,您喜欢我吗?」力强的手指顶著妈妈的屁眼,鼻子蹭著她的乳尖。 「好 ;小强,妈 ;妈 ;喜欢你。」 「那就叫我声好听的,我就放您下来。」 「好儿子~~」丽苹的声音发浪了,可力强仍然不依不饶的,手指滑向妈妈的小穴处,一下下的点按∶「这不行。」 「小~~~强~~哥~嗯 声音越来越低,嘴唇快咬住耳朵了。 「哎!」得到满足的力强放下妈妈的身体,丽苹用力扭住儿子的鼻子∶「你个坏蛋,妈让你整死了。咱们先出去吧,该睡觉了。」 力强用手拍了拍妈妈的丰臀∶「妈,我可是说真的啊!」 「坏蛋!」丽苹的眼裡充满了爱怜,心裡突突的跳著。 母子俩开门出来,听到开门声,客厅裡的翁媳两个也是各归各位,大家的心裡都怀著各自的想法,每个人心裡的感觉都不相同。 大家各自的回到房裡,面对著床上的另一半,心裡的思绪却飘到了另外的房裡,而对著床边的人再也提不起兴趣,把灯一熄,各怀心事的睡著了。 <strong>(三)  第二天一大早,翁媳两个就出门上班了,丽苹母子俩吃过早饭,力强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,在妈妈的身上摸上摸下,把丽苹逗得鹿撞不已,直到丽苹微怒,儿子才出门找工作去了。 收拾好碗筷,丽苹对著梳粧檯开始化妆。她本来在歌舞团工作,负责舞蹈的排练,近年来她们的单位一直在走下坡,加上剧团经营不善,最终还是失业了。 丽苹对著镜子仔细的描著,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但常年的保养使她看起来要年轻很多,脸上虽也有了皱纹,稍一上粉就看不到了。镜子裡的粉脸依旧迷人,或者儿子说的是真的,自己也觉得要比小芬强上许多。 套上黑色的裤袜,对著镜子端祥著自己的身体,坚挺的双峰、纤细的腰肢、丰肥的臀部,哪一个部位都比小芬出色,加上这么多年的练功,皮肤都还紧绷绷的。丽苹两手托住乳房,它的弹性让人满意,这么成熟的肉体竟然找了个阿怀,一想到老公,丽苹的心裡就一肚子气,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,动不动就发脾气,要不是为了小强,早就和他离了。 昨夜儿子的抚摸现在想起来还会兴奋,老公这两年在情趣上差多了,一躺下就只顾自己睡觉,有时即便把他叫醒,也只是草草了事,例行公式的做完,就又倒头睡去,常把自己弄的不上不下的。 儿子的傢伙却又不同,不仅硬度足够,虽然隔著衣服碰到也让人发痒,这孩子,该不会是真的想干我吧?丽苹越想越烦燥,两手搓得更紧,下面的阴穴已经泛潮了。我这是怎么了?小强,你真的想要妈妈吗? 此刻的力强正坐在朋友的家裡,两个人看著色情片。 现在找工作太难了,找了多日之后,力强也没碰到合适的,但又不愿在家听妈妈的唠叨,于是每天都跑到朋友的家裡玩。朋友阿财是力强的中学同学,中学毕业后就没有上班,自己做些小生意,阿财是个圆滑的人,黑白两道都吃得开。他做的可都是大生意,只可惜是偏门∶从外地运来色情影片,然后再批发给当地的小贩。 力强自从在阿财家看到A片后就不能自拔,他这裡能看到的片子太多了,诸如日本的、港台的、欧美的 ;应有尽有,看得力强每次回去后都要疯狂的发洩在小芬身上。 今天的片子有些特别,阿财神秘的说这次运到的是正宗的国产货,力强有些不信,国内真的有人自己拍片子卖?阿财打开一箱包裹,裡而摆满了片子,看得力强眼球都快掉出来了。 箱子的裡面还有个小包装袋,阿财一边打开一边说∶「这是浙江人拍的,据那边人告诉我说,是一家人自己做的,本来是专往境外销的,说让我尝尝鲜。」 「一家人?不可能吧!」力强一边问,更加迫切的等著回答。 「他们是这么说的,应该假不了。」阿财打开包装,竟然还有封面∶《春回大地》,封皮上有几幅大干的插图。 「快看看!」力强一把抢过碟片,放入影碟机裡,萤幕上一小段正统的卡拉OK之后,赫然打出了字幕∶『中国大陆情色专辑第六集,海外版』。 「真的,真的是!」两人睁大了眼睛看著电视。 片子几乎没有什么剧情,分成了上下两段,前段是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小伙子一起冲澡,洗著洗著就干到了一块儿,拍的也没有专业的那么清晰,但力强的心裡却有著强烈的震憾。 「这个女人和男的还真有点像,如果是一家人的话,莫非是  「是他妈吧,你看她还有些害羞呢!儿子的表情也不自然。」阿财用专家的口吻解释著,正好说到力强的心裡。 「看来真有这样的事,他们是在玩真的啊!」第二段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姑娘,据阿财的推断一定是父女。 这个片子给力强的刺激太大了,放完后力强拿起片子问道∶「这次你进了几张?」 「总共进了十张,两种。」阿财拿起另一张回答说。 「我一样要一张,这种片子太少见了,多少钱?」力强把片子放入衣兜。 「哥们儿嘛,谈钱就远了,你要是喜欢的就拿去看好了。」阿财豪不介意的说∶「只是要小心点啊!」 「那是当然,改天请你打炮。」力强站起来。 「急什么呀,再坐会儿!」阿财让著。 「我还有事呢,明天我再来。」 从阿财家出来,力强仍然是精神恍惚,眼前总是妈妈的影子,只想快点回到家,好把它打出来。 丽苹正在客厅裡练功,为了方便,她上身只穿了件小背心,下面则是黑色的连裤袜,诱人的曲线尽显出来。 「妈,我回来了。」眼前的妈妈太美了,力强压制著想要衝上去的举动,往自己的房裡走去。 「小强,」丽苹把腿搁靠在凳子上,两手往下压腿,这使她的臀部翘起,深陷的臀沟正对著儿子的目光∶「今天怎么样?」 「嗯 ;今天还是没找到,跑了好几家。」力强盯著妈妈的屁股,丰满的肉体在黑色丝袜的映衬下充满了诱惑。丽苹转过身体,对儿子的目光并不反感,而是摆了摆手让力强过去。 丽苹两手后翻,弯著腰支在地毯上练拱桥∶「小强,扶著妈点儿,这两天有点累。」力强用手托住妈妈的细腰∶「妈,您就别练了,大热的天儿。」丽苹慢慢的抬起左腿,上下伸动著肌肉∶「托住了,妈再练会儿就行了。」 妈妈的身体在眼前轻摇慢摆,透过丝袜的空隙,裡面穿的紫色小内裤清晰可辨,力强的心跳开始加速。 妈妈真美呀!微隆的小腹,丰沃的阴户都引人触摸,短小的背心遮不住坚挺的双峰,随著身体的起伏晃来晃去。 做了一会儿之后,丽苹就开始轻微的喘息,力强一手托住妈妈的腰,另一手则游走在屁股上,在妈妈抬起大腿的瞬间一下放在大腿的根部,丽苹轻声的哼出来∶「小强,托好了,嗯 ;嗯  儿子的手随著妈妈的大腿上下移动,放下来的时候丽苹就并紧两腿,力强的手则被夹在妈妈的神秘地带,母子俩不再说话,只是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感觉。 「妈妈,想要我吗?」力强的眼裡充满了欲火,用眼神向妈妈发起衝击。 「哦,孩子不行的,只能就到这种程度。」丽苹闭上眼,算做是对儿子的回答。 良久之后,丽苹从地上站起来,头也不回的走向厨房∶「小强,你先休息一下,等会儿饭好了我叫你。」 力强摸了摸怀裡的A片,急步的跑回房裡,刚才的场景让他再难自製,先打出来吧! 由于工作的地方较远,翁媳两个中午都不回家,母子俩吃完午饭,各回房裡睡觉。回房前,丽苹叮嘱道∶「小强下午就不用再出去了,帮妈再练练。」 丽苹是红著脸说这句话的,刚才的感觉实在妙透了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著。这个孩子真会摸,摸够了他又不敢,让人怎么才好啊! 力强关好门,脱掉衣服,只穿著内裤坐在床上,接好影碟机,在房裡偷偷的看另一张片子。仍然是那一家人拍的,这一张拍得要大胆多了,一家人在房裡搞群交,先是妈妈和儿子、爸爸和女儿,后来是交换大玩。力强看了一遍之后尚不过瘾,又把片子放在裡面想温习一遍的时候,外面传来妈妈的脚步声。 「小强啊,你醒了没有?」 力强赶紧关上电视,「妈,我醒了,您 力强伪装著躺下来。 丽苹推门走了进来,只见儿子躺在床上,小小的内裤被肉棒挺起老高∶「小强快起来,再帮妈练练。」 「啊,妈我好困 力强闭著眼,好像尚未清醒的样子,看到眼前的妈妈时,他一下从床上爬起来∶「好啊,我马上来。」 丽苹只穿著内衣裤,充满性感的站在儿子的床前。小坏蛋的眼睛都快能吃人了,丽苹抓住力强穿裤子的手∶「不用穿了,家裡又没有别人,再说天儿实在太热。妈也是怕出汗才穿成这样的。」丽苹瞟了一眼儿子的裆部,从房裡出来。 「先帮妈压压腿,上午的鞋妈刚才洗了,穿高跟鞋站不稳。」丽苹娇声的告诉儿子,把左脚抬起放在木桌上,她的脚下换成了白色的高跟鞋。 力强从后面搂住妈妈的身体,两手摸在乳房上,「你把手放在妈的腰上就行了,这样妈没法动啊!」丽苹的丰臀顶住儿子的下身,坚硬的傢伙隔著内裤一跳一跳的,丽苹反手抓了一下∶「你这裡怎么硬了?可不要乱想妈妈呀  这一下无异于火上浇油,力强索性抓住了妈妈的手又放在上面∶「明明没硬嘛,要不您再摸摸看?」得到儿子的反应,丽苹的手放肆起来,隔著内裤用手指搓捻著∶「是没硬,哦 ;是没硬。」 没硬的鸡巴已经撞手了,丽苹的手指拿捏住龟头在想∶“这孩子的傢伙真壮啊,要是插在小穴裡 ;” <strong>(四)  丽苹的心裡乱乱的,握住后就不想放开,隔著内裤上下的梳理著∶「听妈的话,一会儿也不要硬啊!」 肉棒在妈妈的摸弄下好似一杆铁枪,力强的手也不客气的动起来,隔著薄薄的奶罩抓挤著∶「妈,我的傢伙是不是很小?」力强用两根手指捏住乳头,丽苹的身子不由的抖起来。 「不可以这么和妈讲话。」儿子的话充满了挑逗,这孩子,这么直接的话也说的出来。 「妈告诉我嘛,是不是? 力强一手拉下内裤,把妈妈的手直接放在了鸡巴上。 「啊 ;小强!」坚硬的肉棒握在手裡,丽苹紧张起来,这可是亲生儿子的傢伙呀,想放手,可却不由自主的握得更紧,转而轻套起来。 「哦 力强自然的发出哼声,低头只见妈妈白嫩的小手包裹住鸡巴,正一轻一重的抽拉,「妈,你套得好舒服!」这么说完,力强的手从妈妈的奶罩边伸了进去,在滑润的奶子上揉开了。 「妈的手真巧,真会摸。」 「胡说,妈可没有摸你,我在 ;在量你的尺寸,你 ;的手轻点揉。」丽苹摊软在儿子的怀裡,把头仰靠在力强的肩膀上,眯著眼睛,试探的问道∶「你问妈那个干什么?」 丽苹的俏脸上现出一抹红晕,看在力强的眼裡,不亚于仙女下凡。小芬?小芬你哪裡能和我妈比呀? 力强捻住妈妈的乳头,低头小声的问著∶「妈,你说的那个是什么呀?」 「你 ;你 丽苹故做生气的闭上眼睛,用长长的指甲掐了一下龟头∶「看你还敢不敢使坏。」 「啊,啊,这下不能用了!」力强夸张的叫起来,逗得丽苹笑出了声。 「妈你还笑,今晚小芬就会找你打架。」 丽苹的小手攥得更紧∶「你敢告诉小芬吗?」 「有什么不敢,我就说 力强把耳朵贴向妈妈,小声的说∶「我就说我喜欢妈妈,是妈妈把我鸡巴弄坏的。」 「打你!」丽苹反手一巴掌甩过去,力强用手一挡,母子俩的手交叉在一处了。 「你刚才问大小是怎么回事?」 「还不是小芬,她总嫌我的鸡巴小,说满足不了她。」一边回答,力强的手开始往下前进了。 「她懂什么,小婊子!」丽苹的手撩著儿子的睾丸,悻悻的说。 力强的手已经到达了妈妈的下部,用手掌捂住阴户,隔著内裤来回搓动著∶「妈,你说我的鸡巴真小吗?」 「别碰那儿,快把手拿开。」嘴裡这么说,却把左腿往左边挪了挪,丰肥的阴户抵住儿子的手∶「你的大小妈怎么知道?」 得到了妈妈的默许,力强索性撩开细小的内裤,把手指贴在湿润的肉缝上。 「啊 ;小强不要摸,妈会受不了的,嗯  「您告诉我鸡巴是大是小就不摸了。」力强的手指已经挖到妈妈的穴中了。 「妈真不知道啊,嗯 ;别伸得太深。」 「您刚才不是量过了么?」 「妈 ;妈又没有试过,嗯~~妈不来了。」一句话说漏了嘴,丽苹羞得直起身,跑到卧室裡,随手掩上门,靠在门上大口的喘气。 小强并没有追进来,这孩子,傻得让人心急。 想来想去,又把门打开,斜躺在床上,冲著客厅说了句∶「你可不要跑进来呀!妈可不想试你的鸡巴。」 刚才妈妈的突然举动还真让力强没想到,听到这句话才明白了丽苹的苦心,急急的脱掉内裤,摇晃著鸡巴跑到妈妈的房裡。丽苹一手支著床头,另一手放在迷人的大腿上∶「妈不让你进来,你怎么不听话呀?」 「妈,我真傻,这种事还是在床上才好办。」力强自己打了两下手枪,向床上的妈妈走去。 「真是的,先把门关上,拉上窗帘嘛!」 ※※※※※ 为了第二天要迎接外宾,小芬所在的单位下午放假半天,改由晚上再打扫街道。 好久没有到商场去了,小芬在街上看了看衣服,中意的很多,价格却都高得吓人,越看心裡越烦,索性回家算了。 从楼下看到婆婆的房间裡竟然挂上了窗帘,小芬的心不禁紧张起来,大白天的挂窗帘可是从未有过的事,最近这一带常有小偷光顾,莫非是小偷在偷东西? 小芬悄悄的上楼,在她打开门的时候,房裡的母子俩的前戏刚刚结束。 丽苹把两条大腿搭在儿子的肩膀上,又爱不释手的抚弄了两下龟头,把鸡巴顶在小穴上,娇声说∶「慢点儿来,妈怕受不了你的大傢伙。」力强看著妈妈迷人的俏脸,下身用力一插,鸡巴一下顶进了妈妈的体内。 「妈,我要操你了。」力强一边说,一边前后抽动起来,「不 ;不要说那么难听的话,妈 ;只是想告诉你答案,哦 丽苹的手习惯性的放在自己的奶子上,大力的揉搓起来。 「妈你舒服吗?你的比小芬的 力强两手托住妈妈的屁股,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住了。 一提起小芬,丽苹的心理就不平衡了,一边摇动屁股,一边生气的说∶「比小芬怎么啦,你还在想她吗?」妈妈的屁股非常丰满,撞在大腿上「啪啪」的作响。 「比小芬好多了,又紧又湿,而且  儿子明显是在使坏,但看在丽苹的眼裡却又是一种想法∶这孩子倒挺识风情的,操起来轻重适度,不像是阿怀那么只知道自己爽的蛮干。这条鸡巴虽然没有他爸的粗大,可是细长的傢伙恰好能搔到穴心,操得人浑身都没有力气,不觉的哼出声来∶「小 ;强,而且什么?别逗妈,妈舒服啊  力强把妈妈的两条腿放在床上,用手把丽苹拉起来,两人变成了坐位,力强搂抱著妈妈的屁股,大声的说∶「妈比小芬骚多了,我好喜欢!啊 ;你的大屁股我好爱摸,哦  儿子的放肆好像是催情妙药,丽苹抱住儿子的脖子,浪浪的说∶「好儿子,你真会 ;呀!」 「会什么?妈 ;快告诉我 力强两手分开妈妈的屁股蛋,用手指撩扫著她的屁眼,丽苹的身子大大的摆起来,结婚这么多年,那裡还是第一次遭到侵犯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弥漫全身。这儿子,还真有两下子! 「小强真会操 ;嗯 ;真会摸 ;啊  「妈也好 ;套得鸡巴爽上天了。」 门外的小芬听到这儿,一下全明白了,又是惊讶又是生气。自己和公公每天起早贪晚的,没想到这娘儿俩在家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来!如果冲进去捉姦,这个家肯定完了,自己倒是无所谓,大不了再找一家,可是公公? 一想到怀叔,小芬就有了主意,她悄悄的关上门从楼上下来,朝著电话厅走去。 <strong>(五)  怀叔在值班室裡正和人下棋,听到电话铃声,不耐烦的抄起电话∶「喂!」 「我找怀叔。」电话那头传来小芬急切的声音。 「噢,是小芬呐,有什么事吗?」 「爸,您现在能回来吗?我有急事找您。」媳妇的声音有些激动。 「发生什么事了?你在哪?」怀叔掸了掸烟灰,把手捂在听筒上。 「爸,我 ;有事,您能快点回来吗?」 什么事这么急?怀叔的心裡不禁紧张起来,小芬是个稳重的孩子,莫非发生什么大事了? 「老张啊,你替我看会儿,我要出去一下。」怀叔给老张递过一枝烟∶「家裡有事找我。」 「咳,你客气啥?去吧,别著急,办完后再回来吧。」 怀叔叫了辆计程车,「快点,我有急事。」坐在车上,恨不得马上回到家。 半个小时后,看到电话厅旁的儿媳,怀叔才放下心来。 小芬的情绪还未平静,这种事让人怎么说呢?要是公公承受不了怎么办? 正在想著,公公已走到了跟前∶「小芬,发生什么事了?」 「爸,我刚才回家,看到您的房裡挂著窗帘,怕 ;怕有小偷 小芬一边想一边回道。 「原来是这样,光天化日有什么好怕的,报警了没有?」怀叔心想∶到底是女人,真遇到事情就不知所措了。 「还没有,我  「那我这就报警,准把他逮住。」怀叔转过身,朝电话厅走,「爸,您先等等,」小芬拽住公公的手∶「要是没有小偷怎么办?随便报警也不行的。」 还是媳妇细心啊,假如报警后没抓到小偷,可就闹笑话了∶「那 ;你说怎么办?」 「咱们一块儿上去,就算真有小偷儿,他也跑不了。」小芬拉著怀叔的手,朝家裡走去∶「爸,您可不要喊,先看看什么事再说。」 力强还真是持久。床上的母子俩换了几个姿势,丽苹跪趴在床上,让儿子从后面进入其中;力强一边衝刺,一边用嘴舔著妈妈的后脊,说著些让妈妈更快乐的话。 「妈,我爱死你的大屁股了,又白又翘的,我能天天摸吗?」 丽苹的肚皮几乎平贴在床上,这使她的屁股翘得更高,听到儿子的讚美,扭动著说∶「妈都给你了,你想摸还不随便,嗯 ;进得太深,你慢一点。」 「妈,我的鸡巴到底小不小啊?」力强把手指放在丽苹的屁眼上,用力搓动著。 「不够粗,够长 ;啊 ;啊 儿子的手指几乎要插到裡面了,丽苹有些期待,又有些害怕。 「妈,我爸摸过这儿吗?」力强的手沾了些淫水,很轻鬆的就把手指伸了进去,嫩红的菊花蕾包住手指,这对妈妈构成了强烈的刺激。 「好儿子 ;妈 ;哦 新鲜的感觉袭来,没有准备的丽苹用力地后撞著∶「你的傻爸爸怎么懂这么 ;多,哦 ;你真淘气,两个地方都让你 ;插 ;啊  力强的手指缓缓的在妈妈的裡面抽拉,大鸡巴也不停的进出小穴∶「我的浪妈 ;浪妈比小芬强多了,噢 ;撞得我好舒服。」 母子俩的淫戏有声有色,根本听不到开门的声音。 翁媳俩刚开门进来,小芬就从后面捂住了怀叔的嘴,附在公公的耳边说道∶「别出声!」怀叔不解的瞪著媳妇,心想∶小芬今天是怎么了?在自己家还怕什么贼。 「嗯 ;力强,使劲操  「妈 ;你也摇屁股,对 ;往后顶 ;噢  虽然关著门,母子俩的淫叫还是可以听到。怀叔的脸瞬间通红,想要挣脱儿媳的手臂,却被小芬抱得更紧,「爸,千万别衝动。」小芬小声的劝解著。 怀叔的心裡也想了几个后果,这种事如果传出去,这一辈子怎么见人啊!儿媳的手还捂在嘴上,这孩子,她才最难受啊! 转脸看著小芬,媳妇已经哭了,让人怎么办呢?怀叔如同打翻了五味瓶,可怜的小芬啊,你说怎么办才好?! 翁媳俩人对视了一会儿,小芬一下扎在公公的怀裡,用手搂抱著公公强壮的身躯,这可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。 怀叔的大手抚摸著媳妇的头髮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 全然不觉的丽苹母子进入了另一个高峰,禁忌的快感使人疯狂∶「妈,叫我老公吧!」 「不 ;行 ;呀 ;老 ;公 ;啊 丽苹用尽了力气喊了出来。 妈妈的放浪让力强难以自製,大鸡巴加快了频率∶「妈,我爱你!再叫我一声好么?」 翁媳俩再也听不下去,悄悄的掩上房门,「小芬,这 ;真对不起你呀!小强 ;丽苹 ;这个家,唉!」怀叔捂著脸,无可奈何的继续说道∶「该怎么办呢?他们竟做出这种事来!唉!」 小芬的眼裡闪著泪花,「我也不知该怎么办,我 ;听爸的!」小芬又扑到公公的怀裡。 「可怜的孩子  「爸,爸  翁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,只觉得对方才是真正的贴心人。 公公的强壮给人以安全的感觉,力强那样的男人怎么和他比啊!想著想著,小芬抬头凝视著公公的脸宠,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好像一下子被击垮了。 「爸!」 「嗯。」 「我听您的,往后我就靠您了。」 儿媳的话裡有著别样的含意,怀叔正考虑该如何回答时,楼上传来人的脚步声。 「咱们先下去,慢慢的想办法吧。」 翁媳俩放开对方的身体,并排著走到楼下。 「爸,我今晚要加夜班,就不回来住了。」 「那你住哪?」 「我爸妈去旅游了,我想先在他们那儿住几天,只是他们那一片不太安全,您今晚值班吗?」 「最近我们那儿又多了个六十岁的老头,他没家没业的,每天就住在值班室裡,就不用我再值夜班了。」 「那 小芬咬著嘴唇∶「您能接我吗?」 力强他们那样,一定是指望不上了,这个任务理所当然的应该由自己完成,怀叔也没多想∶「好啊!」 翁媳俩返回各自的岗位时,已是下午的五点钟了,激情过后的母子俩沐浴之后,分著从楼上下来。丽苹去了每天要去的菜市场,力强则又开始了他的找工作--在街上逛著玩。 一个半小时后,母子俩回到了楼上,令人奇怪的是,翁媳俩还没有一人回到家,「小强,几点了,他们怎么还都没回来?」丽苹做好饭菜,端了上来。 「我怎么知道?哇,今天菜不错啊!」儿子看著一桌的好菜,高兴的看著妈妈。 丽苹用手指点著儿子的额头∶「今天妈高兴,馋嘴!」妈妈的话裡透著诱人的意思,力强抓住她的手∶「妈,我可以天天让你这么高兴。」说完,另一手又放在丽苹的屁股上。 「别动,你爸他们快回来了。」丽苹伸手推著儿子,却被他把手放在了裤子上∶「妈,你摸摸看,它又硬了。」 经历过美好的做爱之后,母子俩的动作也放开了,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抚来揉去,可惜到下班的时间了,否则真的可以再来一次。 「铃铃铃 电话响了起来,丽苹跑去接听,是小芬打来的∶「妈,我今晚加夜班,就不回去了,住我妈那儿。」 「啊,是这样啊,你可要注意休息!」 刚放下电话,铃声又叫了∶「丽苹啊,我今晚值班,就不用给我留饭了。」 「那我让小强给你送过去吧。」 「不用了,我和朋友一块吃。」 真巧,他们都不回家了,丽苹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,反倒是心裡有了一份期待。 「妈,谁的电话?」 「问这干嘛?吃完饭再告诉你。」 「他们都不回来了?」 「嗯。」丽苹用眼瞟著儿子。 「真的?!」力强跑了过来,一下把丽苹的身子抱住。 「不回来你高兴什么?」丽苹板著脸,故做不解的问道。 力强撩起她的裙子,拍拍大屁股∶「我要摸一晚上。」 「去你的!」刚刚突破的禁忌好似初生的爱情,让人迷恋而无所顾忌,力强把妈妈抱在腿上∶「妈,我喂你吃。」 这样的夜晚,多么美妙! 晚饭过后,怀叔又拿出棋盘摆上,老张诧异的问道∶「你怎么不回家了?」 「家裡来客人了,没地方了。」说著,怀叔点上了一枝烟。 「好啊,我自己也怪闷的,有个伴下下棋也挺好。」 两人你来我往的杀了几盘之后,怀叔的手錶已指向了11点,他放开棋子,对老张说∶「老张啊,也该躺下了,你先睡,我要出去一趟。」 「这么晚了去哪?」 「管那么多干什么?您先睡,给我留门啊。」说完,怀叔骑上自行车走了。 「这个阿怀,今天怪怪的。」老张喃喃的说著,外面已没了怀叔的影子。 小芬的单位划分卫生区,归小芬和另一个工人管的是第五区,怀叔远远的就看到灯光下的儿媳,就她一个人站在那裡。看著媳妇孤单的身影,怀叔不免心疼起来,这么好的媳妇,要不是丽苹他们做出那种事来该多好啊! 「爸,您来啦。」小芬推著车子迎了上来。 「刚才和人下了会儿棋,来晚了,等好久了吧?」 「没事儿,我还怕您不来了呢!」望著公公的满头大汗,小芬体贴的掬出手帕∶「爸您先擦擦汗,咱们走吧。」 翁媳俩骑上自行车,一边走一边聊。时间过得还真快,一会儿就到了小芬父母的楼下。怀叔停了下来∶「小芬呐,我就不上去了。」 「您得把我送上去,我怕楼梯裡有坏人。」小芬帮公公锁好车子,两人并肩走了上去。 打开房门,小芬拽住怀叔的手∶「爸,进来陪我呆会儿,我 ;想和您谈谈妈她们的事儿。」 「好吧,我心裡也烦呐。」 关好房门,小芬请公公坐好,「爸,我先换件衣服,这一身都是土,您先喝杯饮料吧!」说著递给怀叔一听可乐,进裡屋去了。 <strong>(六)  媳妇的贤慧更加使怀叔不安,这么好的媳妇却碰上力强那样的丈夫,还有丽苹,这个风流的娘们儿竟然连儿子都勾引,真是气死人了!等会儿媳妇不知会怎么说?这个家,全让她们母子俩搞砸了,让人说又说不出,可一想到心裡就不是滋味。怀叔把手枕在脑后,歎了口气。 「爸!」小芬只穿著内衣从裡屋出来。 黑色的内衣衬得她的皮肤更显雪白,薄薄的料子遮不住年青诱人的胴体,尖挺的乳头,腹下的毛髮都隐隐可见。 「小芬,你 见到儿媳的打扮,怀叔心裡竟强烈的跳起来,她穿成这样是要干什么?我可是她的公公啊! 「你穿上外套吧,这样 ;不好。」怀叔不敢看儿媳的身体,垂著头说道。 「今天天儿热,刚才干活弄了一身汗,我怕把衣服弄髒了。再说 ;爸也不是外人,那天晚上您不是也看过了么?」小芬说著朝公公走过去,拿起怀叔手上的可乐∶「爸,您怎么不喝啊?」 怀叔还在想那晚的事,原来自己的偷看媳妇全知道了,听她的口气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。莫非? ;怀叔抬起脸来,小份正微笑的看著自己,随著身子的动作,高耸的双峰诱人的在眼前晃动。 「爸,快喝吧。」小芬打开可乐,递到公公的手裡,若无其事的挺起胸膛,笑著看住公公。 这孩子,真让人没办法,说的怀叔不好意思再看,转头对著另一面说∶「小芬,你想怎么办呢?」 小芬就等著公公的这句话呢,用手揽住怀叔的胳膊∶「我也不知道,这个家就爸爸是好人,我往后就 ;全靠您了 说完,身子一倾,顺势靠在怀叔的身上,「呜呜」的哭了。 媳妇的举动让人没有准备,看著身上的小芬,推也不是,哄也不是,「小芬别哭,小芬别哭。」怀叔放下可乐,把手放在媳妇的头上轻轻的拍著。 「爸,呜 ;呜 ;往后我就指望您了,呜呜 小芬双手缠上怀叔的脖子,趴在他的肩膀上,这使她的奶子顶在公公胸前,每哭一声,身子就扭一下,弄得怀叔不敢再动,只是小声的安慰著∶「别哭了,爸往后听你的就是了。」 「真的?!」小芬抬起头来,眼裡充满了对公公的信任,眉宇之间,又包含著一丝複杂的爱慕。 儿媳的凝视让怀叔更加不安,这么近的接触还是第一次,娇豔的红唇、白嫩的脸蛋,都使人衝动,最要命的是小芬那勾人的俏眼,好像能把自己的内心的感觉都看明白。 小芬大胆的注视著公公,细心的审视著眼前的男人,他虽然年纪偏大,可是强壮的身板给人以安全感,不像力强那样,非但人长得单薄,而且竟能做出与母亲欢好的事来。 「爸,您怎么不说话?」 媳妇不仅环搂著自己的脖子,还把奶子在身上蹭来蹭去的,逗得公公浑身燥热,眼前老是想起那晚上小芬的屁股、雪白的臀部、黑色透明的蕾丝内裤 ; 见公公两眼发直的看著自己,小芬的欲火慢慢点燃,既然她们母子俩可以做爱,我和公公有什么不行的?想到这儿,娇声的叫道∶「爸!」 「嗯?」 儿媳的呼唤把怀叔叫醒,只见眼前的小芬媚眼含春,好似一朵待放的鲜花一样诱人,心裡不禁歎道∶「小芬真美呀,只是不知家裡还留不留得住?」 「爸,你刚才想什么?」 「没 ;没什么。」 「那您的脸可红了哦!」小芬打定了主意,开始进攻了。 「热 ;热的。别和爸开玩笑。」 「您刚才说的是真的么?」小芬两手用力,身子和公公贴得更紧。 「当然是真的,你不信么?」媳妇的挑逗发生了效力,怀叔的手渐渐地动起来,滑到了媳妇的裸肩上。 公公的动作,小芬敏感的体会到了,索性把身子整个压在他身上,两条腿分开骑往怀叔的大腿上坐下。 「爸,您能 ;再说一次吗?」 媳妇的屁股恰巧压在微隆的裆部,压抑的欲火一下被点燃,他的手抖著揽住小芬的玉背,喘著气说∶「小芬呐,别逗爸 ;爸受不了。」 「那,我问您,您真的都听我的吗?」 「当然,不过爸要回去了,太晚了老张会关门。」 「我要您今晚住这儿。」这句话说完,小芬两手搬过公公的头,一下堵住了公公的嘴。 媳妇的大胆攻击使怀叔没有准备,慌忙的躲闪。 「嗯 ;嗯 小芬的舌头在怀叔的嘴裡乱窜,两手把得更紧,终于,怀叔放弃了抵抗,任由媳妇的香舌在嘴裡肆意的挑拨。 「嗯 ;嗯  长吻过后,小芬把怀叔的手放在腰上∶「爸,往后我就要你 ;了。」 「小芬,你吓坏我了。啊,你想清楚了吗?」儘管媳妇是主动的投怀送抱,可心裡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 「其实,我早就想 ;了,爸您先洗个澡吧。」小芬拉著怀叔起来,用手脱他的衣服∶「您也累一天了,好好洗洗吧。」 「还是我自己来吧,你 ;先等我一会儿。」说著,怀叔走进了浴室。 等待是漫长的。 怀叔一边洗著身体,心裡却仍然紧张,这种事要传出去的话 ; 「爸,您还没好吗?」卧室裡传来小芬的呼唤声。不管了,丽苹和小强不也是做了?怀叔擦了擦,穿上内裤走了出来。 「爸,我在裡屋。」儿媳的声音好似一根绳子,拉著公公不知不觉的就打开了卧室的门。床上的小芬盖上了一条被单,她的内衣裤散落在床角,小芬用害羞的音调说道∶「爸,先把灯关了吧。」 「嗯。」 怀叔机械式的爬上床去,小芬已经掀掉了被单,待怀叔躺好后便偎了上去,「阿怀,先亲亲我。」说著把奶子送到了嘴边。 媳妇的称呼一下变了,变得让人有些不适应,变得让人想发狂。 怀叔用嘴含住小芬的乳头,慢慢的舔,「阿怀,噢 ;阿怀!」小芬抚摸著公公的头髮,尽力的上挺。 「小芬,爸舔得对么?」摸著媳妇的胴体,怀叔按捺不住激动,也跟著回应著。 「阿怀,你舔得真好,再含 ;深一点儿,对 ;噢 ;阿怀  公公的鬍子很硬,所触的部位让小芬又痒又麻,两手顺著他的背部来回地摩擦,然后突然移到他的下部∶「爸,你也硬了,噢 ;爸爸 ;阿怀!」握著公公的老枪,虽然是隔著内裤,它的粗壮也让人害怕。 小芬轻揉慢捻著怀叔的傢伙,弄得怀叔吃的更猛∶「爸 ;也想要你呀 ;哦,小芬  「爸,你把旁边的那个包递给我。」小芬把腿缠在公公的身上,指著怀叔的枕旁。 「你要找什么?」 小芬打开皮包,然后把手又放在怀叔的肉棒上∶「爸,我还没怀孕,你这裡得 儘管没有说完,她的手上已经多了个避孕套,在这种事上,女人要比男人细心多了。 怀叔微拱著腰,让小芬把内裤脱下,当小芬用手直接握住公公的鸡巴时,她的手已经发抖了,以前一直以为小强的阳具够受的了,没想到还可以长这么粗。 「爸,」小芬把套子套在怀叔的鸡巴上∶「等会儿我先在上面,我怕 ;受不了。嗯?」 「嗯。」 看著媳妇慢慢的分开腿,慢慢的坐下来,怀叔闭上了眼,来吧!!!!!! 「啊,阿怀!啊 ;真粗 小芬拿著阴茎,把龟头在穴口处一点一点的往裡塞。 「啊 ;啊 ;阿怀,你的真大 ;噢 橡胶套一沾上淫水,就变得光滑,小芬稍一下沉,龟头就鑽了进去。 「啊 ;啊  「小芬,慢点吧,你的 ;太紧 ;哦 媳妇的吃力怀叔能清楚的感觉到,他用手托住小芬的屁股,以免突然进去后她受不了。 「阿 ;怀!啊 ;好粗啊 ;胀满了 禁不住长久的煎熬,小芬用力的往下坐,公公的粗壮阳具全顶了进去,充满了穴腔,几乎没有缝隙了。 「爸,你的鸡巴 ;怎么这么粗!」小穴裡的压迫感让小芬有些害怕,向公公撒起娇来。 「爸是天生的,一会儿当你适应了就好了,先别动。」开始时丽苹也是这样的,怀叔知道这不会成问题,虽然希望媳妇能套上几套,可也不好意思明言,只是用两隻大手捏住她的屁股蛋,强忍著自己不往上挺。 果然一会儿之后,小芬觉得不再发痛,把手支在公公的胸前,轻轻的套了两下,这回反倒是从未有过的舒服∶「爸,现在还紧么?」 「不那么紧了,别逗爸爸了,动动嘛!」儿媳的适应期已过,下麵也忍得够了,怀叔用手把著媳妇的细腰,轻声的催促著。 「怎么动啊?阿怀,你比我懂得多。」小芬骑在公公的身上,和他开起玩笑来。 怀叔有些想笑,这小媳妇,又在耍滑了,这更增加了情趣,把手又托住她的屁股上下搬动∶「就这么动,爸帮你吧!」 「好啊,爸还真有两下子,嗯 ;大鸡巴 ;爸爸。」 「小芬 ;我的好媳妇,只有你懂爸的心啊,套快点 ;哦 ;小芬  「爸 ;阿怀 ;嗯 ;你别用那么大力嘛 ;嗯  「爸爸好不好? 怀叔用手揉著小芬的乳头。 「小芬好不好? 媳妇摸著公公的脸。 「好 ;大鸡巴 ;阿怀  「好 ;小媳妇 ;我的好媳妇  翁媳俩开心的你来我往,卧房裡充满了无边春色。 而家裡的母子俩也没闲著,做著比他们更刺激的动作,叫得比他们更欢。 虽然外宾早就走了,小芬还是天天加夜班,凑巧的是∶只要小芬加班,也就是怀叔该值夜班的时候,直到小芬的父母旅游归来。 家裡的丽苹母子,每逢翁媳加班的日子,总要吃上一顿好饭,往往饭还未吃完,人就跑到床上去了。 一家人就这么快乐的生活著,家裡也不再有吵闹声,对于各自的忙碌都很兴奋。 幸福而平静的日子过了不久,平和而快乐的生活就被打乱了。 <strong>(七)  自从翁媳俩发生关係以来,这个家就变了,变得平和,变得快乐。丽苹不再唠叨,而是每天笑颜逐开;力强变得孝顺,有事没事的都要请教妈妈;怀叔和小芬每天都准时离家,到另一个地方享受生活,把家留给了热恋中的母子。 孝顺的儿子每天把妈妈侍候得舒舒服服,体贴的媳妇也让公公焕发了青春。和谐的性生活使每个人都得到了益处∶丽苹变得更美、力强开始强壮、怀叔变得年轻、小芬的少妇风韵更显迷人 ; 丽苹在儿子的爱抚与滋润下,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,对老公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了,只要小强的手往身上一碰,人就软绵绵的,任由他抚来摆去。 这一晚翁媳俩刚走,力强就缠上了妈妈。三两下脱掉衣服,挺著鸡巴顶在丽苹的屁股上∶「妈,你快点洗吧!」 丽苹正在洗碗,头也不回的说∶「急什么?等会儿让你吃够了。」嘴裡虽然这么说,对儿子的表现却很满意,这孩子劲头实足,到底是年轻人啊。 力强撩起妈妈的裙子,把手压在臀沟上∶「妈,一会儿有好东西让你看。」儿子的手磨擦著屁眼,儿子专门爱摸这地方,摸得丽苹翘起屁股。 「能有什么好东西?你 ;先进去,妈一会儿就好了。」 「我就在这儿陪妈洗。」力强没有走的意思,反倒是拉下母亲的内裤,把手指直接放在菊花蕾上∶「妈,你这裡痒吗?」 「痒个屁,你这孩子,可不许往裡伸啊!」儘管屁股翘得更高,可嘴裡还是不能说出来。 「妈,你告诉我怕什么?嗯 ;这裡有点乾。」 儿子的话说的没头没尾的,正在想著他的意思,那裡传来麻的感觉,好似有什么在刮著一样,一回头,只见儿子的舌头正在那儿乱舔。 「你干什么?那儿多髒啊?」想一下推开他,可手上都是油,气得丽苹直跺脚。力强好似没发觉一样,两手紧抱著妈妈的大腿,舌头动得更快。 「妈,你舒服不?」 「不舒服。」 「真不舒服?」 「真 ;你这坏蛋,那裡也能 ;舔吗?」的感觉让丽苹拿不住碗,拱著屁股等著儿子更强烈一些。 「妈你先趴下来,这儿变大了。」力强说著,用手分开妈妈的大腿,根本不容人考虑,丽苹撑住洗碗池,腰往下沉∶「小强 ;你 ;的舌头 ; ;别往裡鑽  「妈,你这裡在动,一松一紧的  「别 ;说话 ;哦 ;别说  「再舔一会儿就差不多了,已经有个洞了。」儿子用舌尖撩逗著花瓣,中间的部分渐渐开阔。 「你想 ;干什么?可别打坏主意 ;哦  力强站了起来,用手摸了摸妈妈的小穴∶「妈,你这裡可出水了,你先慢慢洗吧,我进屋去了。」也不待丽苹回答,迳自的走出去。 「你 ;小强!你气死妈了!等会儿妈也不理你!」正是舒服的时候,儿子竟突然结束,丽苹气得破口大駡。 「妈,我在我房裡等你呀!」 「等也不去,妈往后不再理你了。」明知道自己会受不了,儿子反而拿起翘来,看谁先讲和?想到这裡,丽苹匆匆的洗完,回到自己的房裡。 躺在床上,回味著刚才的感受,那种全身都麻的体会还真是第一次,要是多舔会儿该 ;不知一会儿他会不会进来?要命的儿子,妈怎么能说出口呢? 力强把那天的A片放进影碟机,把声音开得很大,坐在床上看起来,这种片子妈一定没看过,早就想让她看又怕她不肯,等她进来吧。 「啊啊 ;啊啊 ;使劲操 ;啊啊 儿子的房裡传来做爱的声音。 「小强,你在干什么?」 「我没干什么。」 听到淫荡的做爱声,丽苹心裡痒得难受,既然你不来,妈也就不需客气了,悄悄的下床,向儿子的卧房走过去。 「你在看什么?」盯著萤幕上的淫乱场面,丽苹语带训斥。 力强的手正放在鸡巴上,一边搓动,一边回答妈妈的话∶「妈,这电影是国内拍的,还是一家人呢!」 「胡说!哪家人会拍这些东西卖?」 「真的是一家人,不信您看看,」力强拉著妈妈坐在床边,从后面搂住丽苹的乳房∶「一会儿就出来了。」 萤幕上呈现出一个中年女人和二十岁左右的少年,女人牵著男孩的手,「这个是妈妈,那个是她的儿子。」力强摘下丽苹的胸罩,用手指摸著乳头。 「你把手拿开,妈不让你摸。」刚才的事她还没忘,用手推著儿子的手。 「好丽苹,刚才是我不对,就别生气了,等会儿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」小强把妈妈的手放在肉棒上,自己则把手伸进了妈妈的内裤裡。 儿子刚才一定是打枪了,摸在手裡湿滑滑的,丽苹用手套弄起来,把身子靠在儿子的肩膀上∶「往后可不许气妈了,听到了吗?」 「我没气你呀,我的好丽苹。」力强的手指一下插在妈妈的小穴裡∶「你也湿了啊!」 「谁是你的丽苹,叫我妈!」儿子的傢伙在自己揉捻下继续膨胀,小穴也被他扣得出水,丽苹强忍著不先说出来。 「妈,你看那儿子在乾妈的屁眼。」力强一面说,一面把手指伸到妈妈的屁眼上,或许是看片的刺激,妈妈的那裡一紧一松的动著。 「妈,你想吗?  「那儿 ;那么小,受得了吗?」刚才在厨房裡就被儿子逗起了欲火,现在儿子的手指在那裡挑弄,萤幕上的母子则是活生生的干著,粗大的鸡巴在菊花洞裡进进出出,而被干的妈妈好像很受用是的用力地摆腰扭臀。 真的有那么舒服?心裡一面想,手一边比划著儿子的鸡巴,似乎比萤幕上的男孩的还要细一些,「小 ;强,你 ;想 ;吗?」妈妈还是有些怕。 力强正往下脱著她的内裤∶「咱们可以慢慢的啊,您要是受不了,我就停下来。」 「你可要听话啊!」 「当然了,我也不想让丽苹痛嘛!」 丽苹配合著儿子的手,让他把内裤褪下去,力强在背后舔了两下∶「妈,你要趴下来,把屁股翘高些就不会痛了。」 丽苹两手撑在床上,尽力地把臀部往后翘,仍带点不放心的回头说∶「你可要 ;听妈的啊!」 「保证没事儿,我先给您舔舔 力强伏下身,把舌头抵在上面转起来,巨大的快感朝全身袭来,丽苹有些招架不住,把屁股尽力的往后送∶「小 ;强 ;噢 ;小强  要命的是儿子把手指伸到小穴裡抽插,玩得妈妈喊叫起来∶「小强,妈好舒服 ;你的舌头 ;妈  不远的前面,萤幕上正是母子大干的交合部位大特写,丽苹好似做梦般的狂乱∶「儿子,先别 ;舔了 ;快点儿进来  力强两手撑住臀肉,把龟头抵在妈妈的屁眼上,往裡慢慢用力∶「妈,我要进去了。」 儿子的鸡巴正顶在那儿,丽苹紧张的想要退缩,「妈,你别怕嘛,这就进去了 力强把住妈妈的大腿,用力往前一送,龟头鑽了进去。 「啊 ;小强 ;痛 紧小的菊穴突被撑开,丽苹忍不住儿子的撞击,喊了出来。 「妈你要放鬆,放鬆就不痛了,我的鸡巴被夹得也不舒服,放鬆点儿 儿子鼓励著妈妈,肉棒缓缓的移动∶「现在就好多了,妈你还要放鬆,哦 ;妈真紧啊  丽苹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,果然像儿子说的那样好多了,反倒是没被干到的地方空空的,想要被什么填满∶「儿子,你再往裡试试 ;慢慢来 ;嗯 ;慢慢 ;嗯  「妈真紧啊,鸡巴被套得真舒服,你还痛吗?」力强说著,又往裡挺了一大截∶「还是这儿好啊 ;妈 ;我爽啊  「妈也 ;舒服,不过你不能都进去,你的长啊!」 痛感被充实所替代,丽苹的屁股扭动起来,往后慢慢的配合著儿子的进攻。这种美妙的感受对力强而言也是第一次,用手摸著妈妈的美臀,感受著菊洞的温热 ; 「妈,你美吗?」 「不错,你这坏儿子,竟会想这些东西,妈都让你玩过了。」 「什么都让我玩过了?」 「我那儿连你爸都没碰过,便宜你了,往后可别让妈伤心啊!」 「妈,没别人的时候我叫你苹儿吧!」力强把手从后面伸过去,摸捏著丽苹的奶子。 「嗯!坏儿子。」儿子的调皮让丽苹淫兴更高,主动的往后抛送著臀部。 「那你要叫我老公!」 「不行,我叫你 ;强儿。」 「好啊,现在强儿要加快速度了。」 「只要不全放进去,多快妈都受得了。」 母子俩在家裡放肆的欢好著,而外面的翁媳俩就没这么开心了。 <strong>(八)  小芬和公公出来后,就分著骑车绕著到她父母家去,为免被人看见,怀叔先去了趟值班室,老张看到怀叔过来,急急的说∶「阿怀呀,我正想找你呢。」 「找我?你有什么事吗?」 「刚才我侄儿打电话过来,说我大哥的病犯了,想让我今晚过去陪陪他。」 是这样啊?这种事确实应该去看看,可是自己要值班的话,小芬怎么想?刚才下楼时,小芬还说已买好了饭菜,要和自己吃夜霄呢。怀叔左右为难,想来想去,还是媳妇重要一些,犯难的回道∶「老张啊,我今晚也有要紧事,不如我明早早点儿过来,你明早再去吧!」 老张搓著手,无奈的说∶「那好吧,明天你儘量早点儿吧。」 告别了老张,怀叔又骑上车,这个时候天已经擦黑,小芬也该把水放好了。 十多天来,媳妇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年轻了十岁,有时候连自己都吃惊,在媳妇的身上竟能坚持到那么久,小芬年轻的肉体非常吸引人,每当媳妇在身上套弄时,恨不得把她全身都吻过来。 一想到媳妇在床上的媚态,怀叔不觉的哼起了小曲。在床上,小芬可比丽苹要强多了,不仅是刺激,她还懂体贴人,不像丽苹那样只顾自己快活的需索。越是这样,自己越离不开媳妇,反倒是主动的抚摸,主动的求爱。 就快到小芬的家了,怀叔的呼吸都有些变了,不知媳妇现在脱光了没有? 刚往裡拐,就见小芬从裡面骑车出来,附近还有人,怀叔也没敢搭话,掉转车子在后面跟著。 「爸,我妈她们回来了。」小芬头也没回,沮丧的说。 「啊!?」这个消息对怀叔来说是个打击,刚才勃起的傢伙也垂了下去。亲家一回来,自己和媳妇就没戏唱了。 「真的?」 小芬拐入一条小路,停了下来,满脸失望的神情∶「我妈她们真回来了。」 「那 ;今晚  翁媳俩无言的对视著,这个问题可没想到,现在已经快九点了,如果回家的话,一定会见到母子间的好戏;不回去的话,住哪? 「爸,怎么办?」小芬依过来,把头枕在公公的肩上。 怀叔搂住媳妇的身子,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,想来想去,想到了老张。 「小芬呐,你今晚就先住你妈那儿吧。我住值班室,刚才老张说他要去陪他哥,让我替他值班。」 「阿怀,我想今天要你的。」媳妇的眼裡闪著欲火。怀叔摸住媳妇的大腿∶「爸也是,刚才还硬了呢!」突破禁忌的翁媳俩已是无话不谈。 小芬伸出手,松开怀叔的裤带,伸到裡面握住肉棒∶「阿怀,我给你摸出来吧,往后就没多少机会了。」 多好的媳妇啊,怀叔一边感歎,一边也把手伸到小芬的裙子裡∶「爸也摸摸你,你这裡湿滑滑的,爸好想舔它。」 小芬的手把玩著公公的肉棒,三两下后怀叔就被逗了起来∶「爸,你的鸡巴硬硬的,小芬真想  「爸也想让小芬套,只是今天没办法了,你的小穴夹著爸的手指  翁媳俩正互摸,远远的有车灯照过来,两人急忙缩回自己的手,这要是被人发现还了得? 「小芬呐,也够晚了,你先回家去吧,在你妈那儿住一晚,我去值班室替老张。」儘管不愿分开,但远处的车越来越近,再不走的话,肯定会让人起疑。 替走了老张,怀叔一个人看著电视,不知为什么,心裡老是静不下来,默默的念著媳妇的名字,要不是她爸妈回家,现在正是抱著小芬的时候。 想著想著,想到了丽苹母子,对他们的事一点儿也不生气了,要不是他们,自己和媳妇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。唉!一切都是天定。 这个社区的住户都是本份的工人,每天准时回来,怀叔看了看表,已经十一点了,关好大门,随便的洗了洗,在床上躺下。 这样的夜,睡不著啊!怀叔又坐起来,点了枝烟。 「啪、啪  「啪、啪 有人轻轻的拍门,这么晚了,谁在叫门?真可恨! 怀叔提上裤子,披了件外衣走出值班室∶「谁呀?」 「啪、啪 没有人回答,只是轻轻的拍著。 怀叔有些生气,心想什么人我没见过?过会儿一定要说他两句,走过去一下把门打开。 「爸,是我。」门外站著媳妇。 「小芬?你、你怎么来了?你没去你妈那儿吗?」外面黑漆漆的,怀叔心疼的问道。 「我 ;没敢去,她会以为我和力强又吵架了。」媳妇低垂著头∶「我也不敢回家  「那,你住哪儿?」 「我没地方可去,就来找你了。」 「这 社区的人们都已入睡,外面也是静悄悄的,住这儿的话,应该不会有问题,只要明天早点儿走就行了。媳妇正用依赖的眼神看著自己,总不能让她住大街吧?怀叔返身熄灭电灯,小声的说∶「你先进来。」 放好媳妇的自行车,怀叔锁好大门,再往外看了看,外面的公路上也早已无人,只是偶尔过辆车子。 插好值班室的门,媳妇已经脱掉了裙子∶「爸,我又可以要你了。」 「嘘 ;小声点儿,这裡可不是在家呀!」怀叔搂住扑过来的媳妇∶「要是 被发现了可不得了。」 小芬解开公公的裤带,为他脱下衣服∶「阿怀,好好抱我。」 翁媳俩紧紧的抱在一块儿,刚才还觉得不可能再偷欢了,现在却又聚到了一起。 「小芬,我也睡不著觉,没想到你会来。」 「我也是想了很久,回不去家,真想就睡在大街上了。」 媳妇拉著公公后退,坐在床沿,手顺著前胸往下移去,到下身时,拉下公公的内裤∶「阿怀,这儿晚上没人来吧?」 媳妇的手开始搓弄肉棒,说不出原因,只要是小芬的手一套,怀叔的鸡巴立刻就翘起来。 「没人,但一会儿也要小点声。」怀叔细心的嘱咐著,为了媳妇更方便的抚摸,下身又往前凑了一步。 瞧著公公的傢伙渐渐勃起,小芬的手动得更快,充血的龟头在手指的刺激之下,变得又圆又大,小芬想也不想,低头一下含住。 「哦 ;小芬,哦 ;小芬  这么多年来,口交对于自己来说这是第一次,丽苹嫌髒,怎么说都不肯,现在媳妇却连洗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

家庭乱伦
点击:1409-2521:11娇妻绿我心3
点击:21007-0303:37纵欲母子
点击:13606-2302:59我家的乱伦
点击:10606-1502:13女友一家的乱伦1
点击:5909-2521:20房东春辉因果报应2
点击:6406-1802:10女儿小薇2
点击:52607-0402: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
点击:41107-2602:48女儿的小穴
点击:2009-2521:17房东春辉因果报应1
点击:1509-2521:09娇妻绿我心2
点击:25907-0303:39母子集中营
点击:3506-1502:06春满惠玲母子间
点击:17906-1401:47妈妈的奖励2
点击:14606-1401:45玩我的和别人的丝袜母亲2
点击:31407-2901:20儿媳妇小可的故事儿子三峡工程忙,老爸扒灰精力旺
点击:25007-0303:35父子换妻记1
点击:9906-1802:17发情的妈妈
点击:55307-0601:44操小姨子和她女儿
点击:2009-2521:07娇妻绿我心1
点击:28307-2602:50想要妈妈
点击:25607-0202:22射在表嫂的体内又名矜持的嫂子
点击:22707-0502:44我和公公的故事
点击:13806-2902:31爱插穴家族
点击:18207-0202:24丽娟与公公
点击:33909-1509:30劫后母子情
点击:4006-1502:05姐夫和小姨仔的不伦1
点击:33108-0602:36从精神出轨,到肉体沦陷,娇妻陷入换妻泥潭的心路历程作者:闺房之乐
点击:41407-2602:49勇插奶奶,岳母和妈妈
点击:19306-2902:29上了穿丝袜的妈妈
点击:7609-1509:40我愛她,年輕豐滿的後媽
父子换妻记1,情趣震动按摩棒,情趣震动乳夹,情趣制服白色空姐,情趣中年熟女,情趣装人体艺术
情趣震动按摩棒综合网,av天堂,情趣震动按摩棒网为狼友提供迅雷看看,影音先锋,暴风影音、吉吉影音、西瓜影音、快播电影、情趣震动按摩棒、影音先锋资源以及色情图片、色情小说、成人视频等海量色情内容。
TOP反馈